16万一年在上海读“美国高中”,为何终究变成“南柯一梦”?

   日期:2019-11-30 21:48:01     浏览:4392    

9月2日是开学日,但普陀的徐女士不得不接受这个坏消息:她的孩子参与的一个国际高中课程合作项目被终止了。

徐女士表示,2017年,在一次国际教育展上,她了解到“美国约翰·卡罗尔学校(以下简称“蓝带高中”)已经与上海外汇中心和上海金桥专科学校合作推出了一门课程。徐女士被美国著名大学的光环和权威机构的认可弄得眼花缭乱。她明白,选修这门课程意味着孩子将被美国一所高中录取。

但是现在,这个项目由于各种原因已经终止。上海外汇与合作中心解释说,原因是“学费收取方式不同”与此同时,上海金桥专科学校和兰道中学的官方网站一直无法找到合作项目的有效链接和信息。项目结束后,徐女士觉得自己被骗了:“这不是一年多的浪费!”

如今,越来越多的孩子初中毕业后去美国学习。许多家长被市场上涌现的众多国际教育机构和项目所吸引。徐女士选择了成千上万个选择,但还是站在了坑上。有没有办法避免类似的风险?

2017年,徐家决定,与其在上海激烈的期中考试中打架,不如让初中生去美国申请高中。“我儿子的成绩相当好,他的英语也很好,他更喜欢美国的教育模式。最好早点为美国大学的入学考试做准备。”

2017年11月初,已经做了几个月研究的徐女士参加了由微信号“家长小组”组织的国际教育展。当时,自称上海对外教育交流中心的国际合作部肖主任在台上介绍了一个名为“蓝带国际高中课程中心”的项目。该项目与美国教育部认可的约翰·卡罗尔蓝带高中合作进行。上海唯一的教学中心为外籍教师提供课程、美国学生身份和学分,并颁发美国高中毕业证书。同时,他们还拥有马里兰州政府、国务院和中国驻美国大使馆的证书。

对徐女士来说,最重要的是宣传材料上写的“蓝带高中文凭”字样。“这不是美国的一所普通高中。它是由美国教育部认证的,远远超过一些不知名的高中强。”在上海对外教育交流中心的参与下,徐女士对项目的规律性和办学前景充满信心。

因此,徐女士带着她的孩子到柳园路18弄89弄的“易县培友基地”参加考试和面试。11月30日,徐女士收到了录取通知书和“付款通知书”。第一学年的费用是161,000元,美国学校将相应地进行注册。附件表明收款人上海恩露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恩露”)是由交流中心和兰台中学指定的项目收费公司。

2018年1月,在支付了一年的学费后,近50名儿童正式进入培友基地。四人宿舍、小班教学、体育馆、六名外籍教师和五名中国教师构成了所有的“硬件”课程中心。十三门核心课程、二十三门选修课程和二十门“俱乐部”兴趣课程构建了美国教育的“软件”。虽然它只是在一个五层的商业大楼里,但在大楼的顶部还建了一个迷你足球场和篮球场,以及一个咖啡店和食堂。许多著名高中的国际系在这座商业大楼里开办学校。徐女士的孩子非常适应外教的教学方式,并多次获得a和其他测试结果。

第一个异常信号是班级的场地从普陀区的培训基地转移到浦东新区书院镇的成人文化技术学校。学校解释说,新投资者“上海仙头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仙头”)由于学生人数增加和园区场地短缺,提供了更好的场地。

学校将于2018年9月开学,孩子们将去新校区,那里的路程更远。2019年3月,徐女士的孩子告诉她,外籍教师抱怨工资支付延迟。当家长要求学校确认时,当时的校长和交流中心肖先生否认了这一点。2019年6月,临近期中考试时,学生们从许多外籍教师的交流中得知,拖欠工资再次发生。外籍教师威胁说,如果学校不能支付工资,它将拒绝进行分级考试。经过谈判,期中考试终于如期进行。家长们怀疑学校的管理有问题。

与此同时,许多父母逐渐发现了其他“错误”的地方。家长提供的毕业证书显示,2019年6月毕业的学生获得的毕业证书不是美国蓝带高中校长的签名,而是“贤头”负责人的姓名。无论最初的“恩露”还是“仙头”,这两家公司的业务范围都没有教学和培训内容,这意味着它们不具备私立教育机构的资格。

7月19日,上海仙头的全资股东浙江山景实业有限公司发表声明称,尽管股东分配了400万元,但孙锂华董事长管理的仙头公司仍亏损200万元,导致教师权益受到保护。公司决定对仙头公司进行第三方财务审计。根据审计结果,课程中心历史遗留的问题得到了处理和解决。

员工罢工后,上海仙头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披露项目运营损失超过200万元。

父母找到了上海外汇中心的张主任,并对他的项目的各种问题提出了质疑。张主任表示,交流中心确实对蓝带高中项目进行了半年多的考察,但并没有开始任何合作,因为它与伊利欧在办学上存在分歧。所谓的肖主任只是最初临时聘用的项目主任。合作没有结束后,肖传国不再是外汇中心的工作人员。

外汇中心没有参与蓝带高中项目吗?这让父母很惊讶。

徐女士给出了两个相关的合作协议,以证明蓝带国际高中课程计划确实获得了美国的授权。

2017年5月,上海恩露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与诺琳国际教育集团签署合作协议。在合同中,“恩露”代表上海金桥专科学校和上海对外教育交流中心实际承担“项目立项”、“国内主管部门审批”和管理工作。“诺琳”代表蓝带高中(Blue Ribbon High School),在美国提供课程体系和认证、行政审批工作。它承诺通过考试的学生可以获得美国文凭。

2017年7月,上海金桥专科学校与美国蓝带高中签署了另一份合作协议。协议中提到的项目不是“蓝带高中课程中心”,而是“中美高中国际课程实验项目”。该项目在金桥专科学校实施。学费包括全日制学费和课外活动。金桥专科学校直接向学生收费。

经过两次协议,不难看出美国高中的资源确实是由“恩露”引进的。然而,由于“恩露”没有办学资格,有资格的上海金桥专科学校有必要招生和实施具体的教学课程。

然而,从那以后,实际的学费收款人和上课地点都与协议不符。这是否意味着在项目实施之初,双方在核心联系上有重大分歧,如谁将管理学校,谁将获得资金?这些差异就是上海外汇中心所说的办学差异吗?

记者询问了对外教育交流中心的张主任。另一方表示,在项目实施之初,为了确保合法性和合规性,在“恩露”的撮合下,美国蓝带高中(Blue Ribbon High School)授权了附属于交流中心的金桥专科学院的相关招生权,该项目仅由教育部注册。在得到美国高中的授权后,交流中心和金桥专科学校建议尽快与伊利欧就具体的管理分工进行谈判。该中心明确表示,学费的收取、上课地点和教学人员都需要由学校的主体,即金桥专科学校决定。然而,在许多谈判中,“恩留”并没有明确同意这种合作模式,合作无法进行。

张主任表示,在等待“恩露”回复的同时,“恩露”一直以“上海对外教育交流中心”等名义进行说教和招生,招揽学生,组织考试。该中心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然而,恩露的股东叶某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他们已经向交易中心支付了管理费,这意味着已经达成了合作。当记者问他为什么不按照协议管理学校时。另一方回应说:“讨论这个是没有意义的。由于资金短缺,我们退出了。其余是新投资者方贤的投资。”

2018年7月,“蓝带高中课程项目”移交给上海仙头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仙头与浦东书院镇成人文化科技学校达成联合办学合作。交易中心和伊利欧正式解除了他们的协议。此后不久,西安投资公司披露了拖欠教师工资的问题。

“直到我们到达现场,我们才发现“上海外汇中心”的品牌仍然挂在这个项目上。父母找不到学校,只能来找我们。”为了指控“恩露”和“仙头”利用交流中心的名义公开招生,交流中心于2019年7月25日在官方网站上发布了“上海市对外教育交流中心关于蓝带高中侵犯名誉权和商标使用权的郑重声明”。

为什么精心策划的中美合作最终成为“一根羽毛”?

张董事认为,两家公司在前期没有积累足够的运营本金,控制了运营风险。缺乏办学经验和后期未能掌握管理成本导致收入超过支出。上海有许多提供国际课程的学校或机构,它们似乎已经获得了外国学校的批准和授权。然而,在实际操作中,实际的合作并不稳定,因为它涉及到许多风险因素,如外国方面提出的开放条件、学生身份注册费以及国内管理费用。

另一方面,提供国际课程的组织属于培训领域,需要获得相关资格。“恩露”(Enliu)和“仙头”(Xiantou)根据“合作协议”自行招生和教学,这是非法办学,难以长久持续。风险是不言而喻的。

教育被追逐利润的资本绑架,过分追求经济利益。办学往往是“不正当的”。

9月2日,“蓝带国际高中课程中心”更名为“贝森国际学校”。一些家长无法信任新成立的学校,要求“贤头”退还剩余的学费。对此,上海仙头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承诺于10月15日退还所有剩余学费。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上官新闻”,作者是车嘉楠,编辑是白白。本文是作者的独立观点,并不代表芥菜堆的位置。请联系原作者重印。

湖南快乐十分 特区彩票网 福建11选5投注 湖北快3

 
 
随机推荐

推荐新闻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