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蓝灰黑”走向“个性化”——壮丽70年·通辽记忆之服装变迁

   日期:2019-12-03 20:51:10     浏览:4849    

食物、衣服、住房和交通是最重要的。新中国成立70年来,时尚潮流发生了几次变化,从解放初期的“一件衣服走遍世界”,到多种运动服、休闲服、职业装等。布料已经从粗布、单布发展到棉、麻、丝、丝绒、皮革、化纤、混纺等多种材料。从最初的小家庭作坊生产,服装行业现在已经成为主流,有着多样化和个性化的需求……服装的多样性远远超出人们的想象。通辽人70年的服饰变迁反映了祖国的快速发展和人民生活的进步。日前,记者采访了几位与服装关系密切的通辽人,带你领略了“换衣服”的经历。

解放初期,缺乏材料和款式只能靠票购买。

连续下了两天雨后,房间显然有点冷。在批发城的布艺大厅里,57岁的裁缝金凤摇了摇手上有祥云图案的黑丝,戴上眼镜,匆匆忙忙拿着潦草的粉末来到办公桌前。商店里的各种布料都堆放在柜台上。几十年过去了,这家曾经辉煌的商店默默地走过。金凤笑着说,“以前来这里做衣服的人必须排队。八月份没有人,他们根本没能来。现在有些胖子买不到合适的衣服。我们跟不上年轻人的时尚潮流。”

1962年,金凤出生于科尔沁区莫里寺苏牧金家窑嘎查。在我的记忆深处,这个村庄就像一张黄色的老照片,每顿饭都有烟从厨房烟囱里袅袅升起。这只蒙着眼睛的驴子已经绕着磨坊旋转了很多年,用吱吱嘎嘎的声音拉着古老而沉重的石磨。明亮的晨光,电线杆与铁桶相撞时提水的叮当声,所有这些都成了她最深的乡村记忆。

在20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在农村,衣服仍然是用手穿的,负责一个家庭的母亲在白天完成田间工作后,晚上必须在灯下捻麻绳、收鞋底和做鞋。那时,几乎没有成品衣服,几乎每个家庭都自己做衣服。那时,简约是时尚,人们按照耐磨和防尘的标准来制作衣服。因此,黑色、灰色和蓝色成为当时服装的主流颜色。

金凤说,“当时棉布是统一买卖的。衣服是用布票买的。最大值是10英尺3英尺6英寸。分发门票的单位有:1英寸、2英寸、半英尺、2英尺、5英尺、10英尺等。那时,人们生活在极端贫困之中,衣服和布料的供应非常紧张。除了钱,他们还需要布票和棉花优惠券来买衣服。人们几乎都穿着单色的旧衣服,其中许多都贴有补丁。新衣通常在春节穿。”回顾过去,金锋没有痛苦的表情,而是笑了,“那时,每个家庭都是这样的。”

金凤说她记得有一次她妈妈说她嫂子要结婚了,想让她爸爸穿得体面些,所以她急忙去生产队的总会计师那里借了。谁知道他们说他家的一个亲戚借了它,但还没有归还?

还有一件事让她记忆清晰。我记得她上小学的时候,有一天,大人都去田里干活,她和邻居的四个小孩在院子里玩耍。邻居的四个小孩说他想玩踢口袋游戏,跑回家带了一块旧布和剪刀,说他想给她做一个口袋。口袋还没缝好,四年级学生的妈妈回来了。“我想给你哥哥做一条内裤后好一块布。你已经伤害了我一段时间了。”当时,她只看到小思的母亲一边说话一边疯狂奔跑,抓起剪刀,然后打了小思一记耳光。刹那间,小四的嘴角流血了。

20世纪80年代中期,金锋的父亲从供销机构购买了第一台蝴蝶缝纫机。全家人告别了手工制作的衣服,开始用缝纫机制作一个大家庭的衣服。我记得在1986年12月,我妈妈在给缝纫机底线时丢了一颗小螺丝钉。那时,缝纫机配件要在城里买,全家人都在地板上找螺丝钉。聪明的二哥拿出了他的财宝——一块大磁铁。小螺丝钉终于被吸进盒子里,终于在一年的30号穿上新衣服没有任何耽搁。

金凤小时候就盼望着新年,因为她可以吃白面包、猪肉饺子和穿新衣服。

在改革开放的新时代,自由市场已经开始开放。

1978年改革开放后,许多新事物涌入人们的生活。喇叭裤、蝙蝠衫和青蛙镜也开始出现在通辽的服装销售市场。这些时髦的物品成了年轻人的最爱。

一些时髦的年轻人开始穿时髦的喇叭裤。这些裤腰和裤腿紧绷,呈弧形,伸展成拖把状,绝对“横扫”了当时的服装市场。

“当时,通辽的商业街绝对是引领时尚潮流的地方。蝙蝠战衣、喇叭裤、军装、军服、军帽、夹克、紫色亚麻套装...如今的年轻人根本无法理解当时的时尚热潮。”李昌武家族的一张发黄的相册记录了那个时代的时尚趋势。

1986年,刚刚参加这项工作的李昌武和他的好朋友们回来在贸易街买喇叭裤和青蛙镜。母亲认为她的儿子交朋友粗心大意,误入歧途。她非常生气,以致于摔断了胸膛,哭了又哭。

李昌武说,起初没有多少人敢穿喇叭裤上街。一方面,他们害怕批评,另一方面,他们担心他们的工作会被单位领导切断。因此,许多人想穿它,但不敢。

然而,一旦敞开的大门打开,这一趋势就不可阻挡。很快,通辽街头出现了更多穿着喇叭裤的时尚年轻人。当有需求时,自然会有市场。贸易街北路的个体户将去沈阳五海街、刘溪等地购买绿色皮车商品。喇叭裤、蝙蝠战衣和飞行员夹克,这些在当时都是所谓的花哨衣服,现在都在打折。这也成为通辽引领潮流的地方。

喇叭裤和青蛙镜的出现打破了统一单调的着装模式,释放了人们对美的热爱。然而,当时的人们仍然缺乏美学知识和方法。

20世纪80年代末,李昌武负责通辽国家大厦的采购。他经常去广州和其他地方出差。对他来说,每次出差都是服装概念的更新。

改革开放之初,人们戴着最时尚的青蛙镜,却不知道要去掉标签。人们争相选择喇叭裤,但不管他们的身高和体型如何。他们穿上了最新的高跟鞋,但裤子仍然很丰满。随着对外开放的深入,人们不仅敢于变得美丽,而且对美也有了更多的了解,逐渐学会了根据体形和场合选择合适的衣服。

他清楚地记得通辽百货公司的经理出国留学时,他发现原来的衣服也可以生动地展示给人们。结果,我们的员工组成了自己的模特团队,模特们在单位组织的服装节上展示了最新的产品,不仅非常赏心悦目,而且销量也很大。

“随着中国经济继续对外开放,西方文化和港台时尚正在迅速进入中国,向年轻一代传递最新的潮流信息。这种变化直接反映在1980年代。这一时期也被认为是中国服装发展春天和中国时尚理念复兴的真正开始。”

开放不是一蹴而就的,人们的思维和认知也在逐渐改变。人们发现胖裤腿和瘦裤腿与好想法和坏想法之间没有直接联系。

李昌武说,当衣服选择不多的时候,一旦有了新衣服,每个人都会为之疯狂,但现在有了更多的选择,每个人最害怕的也是选择。如今,“撞到衣服”已经成为着装的一大禁忌。新中国成立70年来,经济的不断发展带动了人们的购买力,风格和品牌的选择也日益增多。只有这样,人们才有能力和信心不“撞上衬衫”。

科技智慧新时代服装行业的巨大变革

服装是一个人的尊严,服装的变化就是中国消费模式的变化,它反映了中国经济发展的轨迹。

新中国成立70年来,人们仅从被动布票购买衣服,从一年只增加一件衣服,“又缝又补”到随时随地增加新衣服,从小额现金支付到网上购买手机支付。中国服装消费的每一次升级都讲述了中国从穷到穷、从自产自销到走出去和创新的奋斗历程。在服装业辛勤工作了35年的金明服装有限公司创始人王翠萍有一种个人的感觉。

金明服装是集设计、加工、定制、销售网络化于一体的专业服装加工生产企业,成立于今天的金杰。王翠萍说,当时通辽的服装市场相对落后。人们对服装的概念没有很高的要求,只要他们做得好。例如,对服装精致的工艺和风格没有太多的要求。当时,人们的社会工资水平很低,几乎无法维持生计。条件不允许穿漂亮的衣服。“一件衣服,老大穿第二件,老二穿第三件……”这是当时群众生活的真实写照。

然而,在20世纪90年代,服装品牌如雨后春笋般涌现,人们开始穿品牌服装。整个服装业经历了一场颠覆性的变革。大大小小的服装生产商店都受到了冲击。他们中的一些人已经回到了他们的领域,能够坚持到今天。在通辽,他们很少。当时,王翠萍的生意非常萧条。

1998年,王翠萍进入北京服装学院进一步学习企业管理。新的设计理念和学到的专业核心技术都应用于金明服装的生产。

1999年,金明公司引进先进的服装生产线设备、高温粘合机和电脑锁眼机,具备设计制造高档服装的技术和能力。从面料选择、款式设计、各道工序一丝不苟,具有中西融合的专业水平,开始传统技术与现代时尚品质和风格的结合;以市场为基础,新形势已经出现。通过不断创新,引领时尚科技和服装设计理念的前沿,更好地打造属于金明专属服装的品牌。

王翠萍说,到2000年代,服装企业之间的竞争仍然处于相对较低的水平,主要是在价格和款式方面,绝大多数服装企业仍然在批发市场销售产品。近年来,虽然服装企业的品牌意识不断增强,但仍然主要通过低成本优势与品牌竞争。中国中高端成熟女装行业正处于发展阶段,尤其是中高端成熟女装细分行业具有非常广阔的市场前景。

时间变了,服装业也随着时间而变。

新时代的通辽人从来不缺时装业。王翠萍表示,作为服装加工业的原创品牌,坚持传统工艺精神,坚持创新发展金明的先进定制服装品牌,追求国际品牌服装潮流的时尚路线,努力推动通辽服装业走上“智能化、品牌化、高端化、时尚化、国际化”的转型之路。

新时期的通辽人不断展示多彩服饰的美丽。向世界证明民族服饰与现代服饰的结合更加美丽,揭示了社会发展进程中的“丝绸之路精神”。

吉林十一选五投注 上海11选5 上海时时乐 上海时时乐 河北快三

 
 
随机推荐

推荐新闻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