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大神迹官网|专访曾钰成丨还在打架的香港 怎么办?

   日期:2020-01-09 17:18:50     浏览:2523    

盛大神迹官网|专访曾钰成丨还在打架的香港 怎么办?

盛大神迹官网,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10月4日下午公布引用《紧急法》订立《禁蒙面法》,10月5日零时起生效,违例者最高可判一年监禁。

然而,过去的这个周末暴力并没有消停。

在胶着的局势下,近来越来越多有识之士持续发声,要求“止暴制乱”,香港前立法会主席、民建联创党主席曾钰成就是其中一位。

9月8日,曾钰成接受传媒采访时表示,以国际标准而言,香港警队与其他警队相比,武力使用克制且具备专业水平。 他强调,指责警队所谓“滥用暴力”是不公道的。 又指出,香港正面对前所未见的危机,而社会上大多数市民都希望停止暴力冲突。

9月23日,曾钰成在媒体撰文,提出港府既要“止暴制乱”,也要做好“三项任务”。 这三项任务是: 继续维持政府部门的日常运作,有效提供各项公共服务; 采取措施,解决存在已久的社会矛盾; 深刻总结经验,完整地真实地提交给中央政府。

近日,曾钰成就香港当前局势接受了深圳卫视&直新闻客户端驻港记者专访。

香港前立法会主席、民建联创党主席曾钰成

直新闻记者: 在您看来《禁止蒙面规例》对止暴制乱是否有帮助?

香港前立法会主席、民建联创党主席曾钰成: 对《禁蒙面法》有两种意见。 有的人觉得很有用,但有的人就说,你看法国一早就禁止蒙面了,但现在黄背心们一样都还是蒙面。

禁止蒙面后,那些人照戴又如何呢? 是不是所有人都要抓? 当然有人说至少都有阻吓作用,如果他们蒙面来搞事的话,抓了他们也可以多告一重罪。

我认为,一方面我不会说《禁蒙面法》完全没用,但不应该给予太高的期望,觉得一通过了,就马上天下太平。 没有可能。 现实就是这么一个情况。

直新闻记者: 除了止暴制乱,政府还有没有别的和解出路? 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呢? 您有一个观点说先制乱后调查。 不过目前民间呼声这么高,平息冲突在当下也很难,您现在还坚持这个观点吗? 怎么看这个时机点。

香港前立法会主席、民建联创党主席曾钰成: 同样的道理,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很多人认为应该做。 每次在冲突当中,出现一些争议的场面,有人就说要调查。 所以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其中一个动机就是这样(针对警队)。

也都有不少人说,如果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就可以回应到很多所谓“和(平)理(性)非(暴力)”的示威,这些市民不赞成暴力,但他觉得政府如果不做这些调查的话,他们心里有气,就继续出来游行。

从政府的角度考虑,就是因为这一个所谓的独立调查委员会主要就是针对警队,所以警队里的反弹就比较强。 行政长官就觉得现在成立这个独立调查委员会的话,对警队的士气打击很大。

所以这就要衡量,哪个人敢出来说,成立这个独立调查委员会真的能满足好多人、(让他们)不会再出来示威了? 甚至同暴力分子划清界限? 是不是真是这样呢? 没人能保证。

同样,政府也在衡量得与失。 如果你说我保证今天宣布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明天就天下太平,这些人就不出来搞事了。但没人 相信会这样。 好啦,我今天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明天警队罢工不做事了,然后那些示威分子又出来冲了,那政府靠什么呢? 是不是要好好想想呢?

所以每一个决定都有得有失。 这是一个严峻而复杂的局面,不能只靠一招两招。

10月4日,十多名建制派人士成立“禁蒙面法推动组”,促请政府尽快透过《紧急法》禁止示威者蒙面。

直新闻记者: 您觉得政府好多方面都需要改革,未来建制派该如何扮演好角色和职能? 该如何更好地发挥香港与中央的桥梁角色?

香港前立法会主席、民建联创党主席曾钰成: 建制派现在都非常被动。 你都见到我们好多议员的办事处被人破坏、捣乱、放火。 非常被动。 建制派在出现暴力行为时出来谴责,也都有不同的建议提给了政府,除了止暴制乱,长远一些的关于民生问题都有提出建议。 但毕竟最终行政的权力在政府那里,建制派不是执政的,手上没权,只能谏策。

直新闻记者: 您作为民建联的创党主席,满意目前民建联的发展方向吗?

香港前立法会主席、民建联创党主席曾钰成: 现在顾不上发展方向,先止暴制乱。 民建联一直催促政府做《禁蒙面法》的。

直新闻记者: 您怎么看警方执法问题? 十一警方开枪自卫事件,会否加深警民对立?

香港前立法会主席、民建联创党主席曾钰成: 这个没办法,在冲突中会发生这样的事。 社会本身已经分化乃至撕裂,警队变成磨心这是没办法的事。 因为事实上是有人在继续破坏公共安全,警队不能不处理这些问题的。 这些人打烂港铁设施,走出来放火,警队不能不去制止的。

直新闻记者: 立法会这个月即将复会,复会日期也在示威者的日程表上。 您觉得立法会如果再被围,您对立法会正常处理各项提案以及事务运作是否乐观?

香港前立法会主席、民建联创党主席曾钰成: 如果去到那个地步,人人都怕了示威者,什么都做不到,那香港就进入无政府状态了,什么都瘫痪了。 警队都出来说了他们有能力止暴制乱,如果有的示威者、暴徒要来围和冲击立法会,警方有责任去保护议员和立法机关的安全,保障立法机关的运作。 如果没办法制止,让暴徒示恶,警队保障不了,暴徒不喜欢让你们开会就不让你们开,不喜欢政府办公就不让你们办公,那还有什么好说的,香港是不是就进入无政府状态了。

行政长官都说了止暴制乱就要靠警队,所谓硬的一手主要就靠警队了。 有的人建议除了硬的一手,政府也应该有软的一手。 软的是什么,要争取更多的市民过来,到支持政府施政的这一面,同暴徒划清界限。

10月1日,暴力分子说清楚要冲击要搞事,拿着铁管就打人,逼到警员不得不开了枪,好了,好多市民反而怪警察。 当然有人指责那些暴徒,但有相当多的市民埋怨政府做得差,同情学生,同情参与暴力行动的学生,去谴责警察。 所以政府是不是应该多做些事情争取这些市民站到政府这边,起码不要去支持暴力。

这方面要做,政府现在在做的譬如社区对话,现在行政长官也说了会透过多种形式和市民沟通。 有的人说没用,他们觉得特首搞这场对话反而让反对派更加嚣张。 这边搞对话那边就还有暴力行为,怎么有用呢。 我不赞成这样的说法。 行政长官自己也不会这么天真,想着搞一场两场对话就能让市民不支持示威行动。 但不等于做了就没用,这些是要做的,是要争取广大市民的。 尽量多赢一些民心回来。

所以两手都要做,一手硬一手软,两样都要做的。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9月26日举办首场“社区对话”

直新闻记者: 那您觉得社区对话还是要坚持做?

香港前立法会主席、民建联创党主席曾钰成: 我认为应该坚持要做的,很不容易的。 已经到了这么一个局面,办了一场已经很不容易了。 你看上一场,我认为整体效果是好的。 起码由头到尾,整个对话两个多小时,会场里是相当有秩序的。 激烈的意见不是没有,但不会说只是喊口号,破坏会场秩序这些。 没有这些事,大家都愿意听别人说,我留意到两方面意见都有。 两边讲话时会场都有人鼓掌,官员也很认真在听。 你说当场回应当然不可能,但特首听了也会回去研究的。

直新闻记者: 另外,您怎么看对于双普选的政治诉求?

香港前立法会主席、民建联创党主席曾钰成: 迟早要做的,普选是中央政府要考虑的,基本法已经写明。 部分激烈示威者所提的“双真普选”,他们要踢开基本法,不想按照基本法框架来做。 扬言“我们自己选政府,选哪个就是哪个,中央没发言权。 ”但这是少数最激进示威者的意见。

绝大多数人是明白争取双普选是在基本法的框架里面的。 中央也不反对的。 所以我们要回到基本法框架里面讨论双普选,这个是大家共同的出发点。 这个应该要做。 一方面中央政府、特区政府都好,不能说上一次你们不要,以后就都不搞了。 因为基本法写明要循序渐进。 另一方面,提出所谓五大诉求的人,也都不应该撇开基本法去谈双普选,这是不可能的。 这一定是在一国两制之下,遵循基本法和人大常委会的决定,在这个框架里讨论双普选的。 这个还是要做的。

直新闻记者: 您做立法会主席时都比较会平衡两边关系,不过您在任的时候已经存在了很多社会矛盾,比如“占中”。 这次比“占中”激烈,但如果那时也发生激烈的冲突,您自己有没有想过,是您来处理的话会怎么处理?

香港前立法会主席、民建联创党主席曾钰成: 这个不是谁来做立法会主席的问题。 是香港整个政治的形态,政治环境的问题。

到了今天,我希望两方面都反思一下。 如果大家真的不想见到香港就此沉沦,都应该想想过去这几年发生了什幺事。 为什么将香港推向了这么一个局面。 这不是单一事件,更不是一个逃犯条例的修订造成的。

我希望就算短时间内不能止暴制乱,大家都可以开始反思一下,怎么重新评估一国两制更好地在香港实践。

邓小平先生都说过,回归之后你可以不喜欢共产党,但行动上不能颠覆中国。 你做一些破坏国家统一的事,就是不行。 他们(泛民主派)明白的。 大部分人不想破坏国家统一的,他们是支持一国两制的。 你不把他们争取过来一起建设一国两制,是不行的。

调过来(另一方面),对泛民来说,他们应该和那些搞“港独”,或者用暴力方式去挑战一国两制的人切割,包括侮辱代表国家主权的象征物件等等,他们应该去谴责、去划清界限。

房屋问题是本次风波中提及最多的民生问题之一

直新闻记者: 现在大家把香港的深层次矛盾焦点集中在经济民生上,但也有人说政治问题是根源,您怎么看?

香港前立法会主席、民建联创党主席曾钰成: 你说得对。 我的看法,所有政治问题,归根结底都是经济民生问题。 民主是什么,是希望社会可以公平一些,希望政府可以真的照顾社会各方面人民的诉求,希望大家生活得好一些。 也都希望在民主的社会里,所有的积极性都能发挥出来,建设好经济。 所以政治问题归根结底还是经济民生问题。 调过来,所有经济民生问题都离不开政治。

房屋问题有政治,贫富悬殊的问题有政治。 所以分不开的。 这次这场风暴搞得这么大,社会上这么多怨气一直累积下来,这些怨气有对政治体制的不满,可能更加多的怨气是关于社会不公平的。 所以现在要着手处理。

老实说,坏事可以变成好事。 看决策者,中央政府和特区政府可以怎样去分析、评估。 这次事件将我们所有的社会矛盾都暴露出来了,正好就向大家敲个警钟,让大家去研究该如何解决问题。

特首也说得很清楚,上一次“占中”危机,大家以为过去了,就没再去研究社会里深层次的问题。 结果这次又暴露出来了。

直新闻记者: 深层次矛盾问题已经在这里了,大家都意识到了,解决问题方面您有什么建议吗?

香港前立法会主席、民建联创党主席曾钰成: 先分清楚,眼前止暴制乱的手法这是一回事,但解决社会深层次矛盾不是一招两招就能解决的。

所以林郑说为什么要建立这么多平台。 包括普选也是,你现在要求重启政改,怎么能坐下来谈呢? 泛民说重启,中央说831框架,泛民就说831我不要,那怎么谈呢? 难啊。 没可能说拎出一个办法就能马上解决政改问题,没可能的。

问题是复杂的,首先大家要有个共识,不能让现状这样持续,要用积极的态度和办法帮香港找出路,要先有共识才可以,这样才有希望。 最起码大家要能先坐在一起。 但现在不是,现在还打着架呢,更别提解决问题了。

来源:深圳卫视直播港澳台

uedbet官网手机版下载

 
 
随机推荐

推荐新闻
热门新闻